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

                    大眾網
                    全媒體
                    矩   陣

                    掃描有驚喜!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海報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大眾網官方微信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大眾網官方微博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大眾海藍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大眾網論壇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山東手機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:

                   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

                   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

                   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

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新聞 >國內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黃良一夢”:他們沒有逃離北上廣 只是走進了理想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2

                    / 09/13
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

                    大眾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

                    陳嘉偉

                    手機查看

                    黃良村“外來村民”合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報新聞記者 陳嘉偉 西安報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當然是一個理想主義者!闭f完,圓圓放下手中的煙,端起酒杯抿了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5月,這位理想主義者,開了一間名為不知年的酒館,她在這里畫畫、賣酒,但更多的時候是和自己的朋友小酌,所以她將自己的這間酒館戲稱為“窩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窩點”在西安市長安區黃良村。這是一個普通的村莊,就是你能想象到的那種普通。午后,村里的老人坐在輪椅上曬太陽,幾名村婦尋來一根長長的挑桿,戳戳弄弄地試圖打掉樹上成熟的核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圓圓和朋友們的到來,給這個村莊帶來了不一樣的氣息。他們選擇黃良村,是希望過上鄉村里的慢生活,但鄉村本身,卻因為他們的到來加快了前進的步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妮娜的瓶子花咖啡民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村子里來了年輕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年酒館不是黃良村的第一家小店,Earth Sign土象咖啡(以下簡稱“土象咖啡”)才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年前,一個偶然的機會,加絨和自己的先生租下了黃良村一座無人居住的院落。當時他們從北京回到西安沒多久,正著手創立自己的手作家具工作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南山木工——加絨夫婦創立的手作家具品牌已經走上正軌,在引進新的合伙人后,加絨從木屑紛飛的工作室里騰出手來,在工作室的前廳,將土象咖啡操持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說咖啡越來越走入大眾的日常生活,但在一個傳統村落里,這仍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這種反差,在村莊里顯得格格不入,但在社交媒體上,卻成為了特立獨行的存在,成為人們感受鄉村寧靜的“圣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妮娜便是在“朝圣”的過程中愛上了這一方熱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妮娜租下了土象咖啡斜對面的一個院落,當時那個小院正在翻修,她說服房東,將房子租給自己,大半年后,瓶子花咖啡民宿開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妮娜辭去了此前地產公司管理者的工作,專心打理自己的民宿,她利用自己地產景觀設計的專長,將小院打造了人們“向往的生活”。園內綠植豐盈,一張長條桌上鋪著干凈的米色桌布,兩把躺椅擺放其中,你可以慵懶地靠坐在上面一下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土象咖啡、瓶子花咖啡民宿以及不知年酒館,黃良村還聚集著一家手辦潮玩工作室——安安大力;一家可以喝酒品茶,在院子里自己燒烤,坐在二樓看星空的老五俱樂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圓圓說黃良村是理想主義者的聚集地;加絨說在黃良村的生活讓她想起了韓劇《請回答1988》,黃良村就是他們的雙門洞;而對妮娜和鐵楠來說,黃良村就是承載他們夢想的“應許之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圓圓的不知年酒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黃良一夢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過了不惑之年后,妮娜決定放棄月薪2萬+的工作,在黃良村開一家民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的決定遭到了家人的反對,在社交媒體上,妮娜記錄下了自己的心路歷程:掰掰手指頭,在地產行業工作十五六年了吧,耕深在地產景觀設計管理行內,最高做到了區域高級條線負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認可過努力的業績,也有大量質疑的時期,跌跌蕩蕩一直在各種環境的變革中調整和適應。時常緊張、焦慮、患得患失,工作忙碌到看手機緊張,多年靜音,也時常半夜驚醒,想必太多地產人都有同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轉移賽道核心原因也并非如此,如果說,我想還是性格使然,不太能接受長時間的一塵不變,過于“均質”化的生活狀態。喜歡可控下的挑戰,在思維跳躍下創造平衡、制造秩序,希望有趣,活得自己滿意,重要的是:想過成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篇“小作文”的封面,妮娜鄭重地寫道:“40+的人生選擇了熱愛,從此‘風雨兼程’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見到鐵楠時,他正灰頭土臉地站在一個院落的門口,身后的小院里傳出乒乒乓乓的聲響。幾個月前,鐵楠來到黃良村,租下了這間小院,他和妻子決定在這里開一家與茶有關的小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鐵楠夫婦曾是“北漂”。住房、子女教育等諸多問題促成了他們到西安定居,在社交媒體上鐵楠的妻子寫道:“為什么要離開,也不用多說,懂的都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西安后,鐵楠夫婦的求職之路并不順利,在此情況下他們認為心中的種子是到了生根發芽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鐵楠的妻子在社交媒體上寫道:“林語堂曾說人生之二十四件快事,其中一項便是:宅中有園,園中有屋,屋中有院,院中有樹,樹上見天,天中有月,不亦快哉。我們很慶幸也能找到屬于我們的院子,只不過,我們院子里除了有樹、有花、有鳥、有月,最重要的是,還有我們的夢想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不只是妮娜和鐵楠,每一個來到黃良村的人,都是來尋找或實現自己的夢想。而每個人在努力實現自己夢想的過程中,也讓王棟永產生了新的夢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外來村民”的到來讓王棟永產生了藝術振興鄉村的思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場用藝術振興鄉村的實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棟永是黃良村的村黨支部書記,用藝術振興鄉村是他新的夢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管是土象咖啡還是不知年酒館亦或是瓶子花咖啡民宿,他們能相聚于在黃良村東一街上,離不開“野心勃勃”的王棟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幫忙與房東搭線、簽租賃合同,都有王棟永在幕后協調。在加絨、圓圓等人眼中,王棟永區別于傳統印象里的村支書,他新派,能理解年輕人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棟永支持并看好這些“外來村民”在黃良村創業,并以此為契機,希望實現自己鄉村振興的愿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黃良村東一街,已經被確定為“黃良街道黃良新村文化藝術街區”,在加絨的牽線搭橋下,西安歐亞學院艾德藝術設計學院在黃良村建立了實踐基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臨近一個大型的花卉市場,王棟永計劃在東一街相鄰的另一條街上,打造“花卉社區”!八悸愤是改造一下農家小院,做一些花草生意!蓖鯒澯勒f這次創業的主體不再是“外來村民”而是“留守村民”,“鄉村振興,肯定要村里的鄉黨的生活越來越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棟永說加絨等人的到來給村民們做了良好的示范,“之前叫他們做生意啥的,有顧慮,現在這些已經開的店帶來了人流量,村民的顧慮就小了很多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王棟永眼中,妮娜、鐵楠不僅是追夢人,也是入鄉的創業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6月,農業農村部公布了一組數據,全國返鄉入鄉創業人數,累計達到1120萬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鐵楠夫婦正在修整的小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只是走進了黃良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一個人離開北上廣、離開城市回到家鄉,輿論總以逃離相稱。鐵楠也稱自己是逃離了北上廣,雖然可能是加引號的,但是總歸離不開逃離兩個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鐵楠的妻子在社交媒體上寫道:30+從北京裸辭,回西安的農村開始“躺平”。但在小院改造的過程中,鐵楠夫婦能自己動手的就自己動手,為此鐵楠瘦了十斤、鞋底也快跑掉了。而鐵楠的妻子感覺在20多天中干了近10年沒干過的體力活,手也起了老繭,早起時手疼得不敢握拳,腳疼得不敢著地。這與“躺平”形成了巨大反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妮娜辭去了工作,離開城市,在鄉村創業,他利用自己的專長,將一個農家小院改造成“風景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圓圓雖然不再教學生畫畫,但她沒有放下畫筆,院門口一輛廢棄的電動摩托被她涂上美麗的圖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用逃離來形容離開城市的人們,那是我們想當然的認為,離開城市,他們將不再奮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在鐵楠他們身上,這顯然不適用,雖然離開了城市,但在黃良村,他們依舊在努力。王棟永也因為這些外來村民的到來,抓到了鄉村振興新的契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換個地方奮斗的他們,并沒有逃離北上廣,他們只是走進了黃良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責編:姜凱寧

                    審核:辛然

                    責編:辛然

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推薦 換一換
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精品破处